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情感生活

《臻爱阁之平衡》

时间:2018-03-19 19:31 编辑:微痕 类型:情感生活 阅读量:294

这个寒冷的季节因你的关注而变得温暖

三月的江南,斜风细雨,杏花熠熠,美不胜收。

凌玥特意把卧榻搬至窗旁,支持下巴,目光灼灼的盯着外面开得正旺的杏花,几只花精赤裸着上身,或坐于花枝,或躺于花间,嘻嘻笑笑,好不热闹。

玳瑁舔着毛,时不时得望望墙根得摆钟,计算着凌玥还要看上多久。时间一久,玳瑁有些恍惚,此人此景,仿若初见,一只木头雕得女人,衬着这杏花微雨,也荡了妖心,夺了心神。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犹记当年初见,却无重心罗衣。

“玳瑁,这雨下个没完,要不你替我去捋下那个杏花的花瓣,我来给你做个甜汤?”

玳瑁抬起头,改为望天,为刚刚自己得失神不耻!

就知道,木头就是木头,即便是收集了两千年的情,也还是一个木头!

见玳瑁不吭声,凌岄皱了皱眉:“要不我去同此方布雨的神仙讲一讲,让他稍微等上一等?可是这样似乎不大好,误了他下班的时辰,又要来我这嘀咕个没完。”

三月的雨,尤其缠绵,淅淅沥沥的就拖到了日落。空气都是湿哒哒的,隔着衣服,渗到人骨子里面,久久不散。

摘采杏花无望,就想着煮些姜茶,祛一祛这润物无声的湿气。

凌玥捧着一只深底陶瓷杯,暖着手,悠悠然地看向身旁正在流泪的玳瑁:“我以为你是个能喝的,没成想,就点点姜茶,就辣的眼泪都出来了。”

就在刚刚,玳瑁终于安稳的睡了一个时辰,被凌岄拎起后颈皮摇醒,说是做了好东西要给自己尝一尝,想着早晨的时候凌岄想要做杏花甜汤,那此刻这个也应该味道不错,刚睡醒的玳瑁没有清醒时那么机灵,就由着凌岄灌了一嘴的姜汤。

正待争辩几句,一阵高跟鞋敲击在青石板上的声音由远及近,凌岄和玳瑁都竖起耳朵来,想听出这个是过客还是个顾客。

“吱呀”一声,虚掩的门被推开,借着灯光,看见踏在门前那块被细雨冲刷的泛着幽光青石板上的高跟鞋,一人一猫同时舒了口气:这雨气厚重的日子,真的是太无聊了。

“呵,臻爱阁,倒是个有趣的名字。”人未见,脆如黄鹂的声音倒是先传了进来。

紧接着,一个身穿蕾丝洋装的年轻女子推门而入,四处打量了一圈,看见凌岄点头笑了一笑:“原来是个首饰店!臻爱真爱,这世间可是真的有真爱么!”

见凌岄并没有回答,女子自嘲的笑了笑:“我胡说的,老板娘不用理会。这个玉镯子倒是不错,颜色好,水头也足。”女子随手拿起架上的玉镯仔细端详。

“真爱,和佛祖一样,你信便有。”凌玥凌岄穿过货架,在另一个架子上挑挑拣拣。

“老板娘这个回答,倒是新鲜。”女子似乎没有想到凌玥会回答她,毕竟这个问题确实是有些矫情的。仔细的想了一会凌玥的话,倒也是有几分道理,“信便有,信便有,还真是这个道理。”

凌玥这会终于找到了那个纯金的首饰盒,普通的八宝样式,除了边沿上镶着一圈细碎的红色宝石,再没有其他装饰。

打开盒子,一串琥珀躺在其中。

“老板娘,这盒子怕是比这琥珀还要值钱!”

“再值钱,都是用来装它的。”说罢,拿出琥珀,“这串比较适合你。”

女子仔细地打量了手上的琥珀,颗颗剔透,难得的精品;再仔细看去,每一颗圆润的琥珀中都包裹着一片花瓣。

“是杏花。”

“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女子这次倒是出神了好一会,才轻笑道,“还真是应景。”

“姑娘喜欢,就是好的。“

“有这杏花在,到真是不委屈那金盒子。这,怎么卖?”

“平时里,它躲得深,想找都找不见,今日倒是摆在明面上给我看,也合该是你俩的缘分,姑娘收着就好。”

第二日,雨依旧缱绻,女子早早的就穿着高跟鞋“哒哒哒”的进了臻爱阁。此时,正坐在小桌旁,捧着茶发呆。

“我打算回英国去了,JONE还在等我。“

凌玥并没有接话,“嗯”了一声以示自己有在听。毕竟,现在并不需要她说话,只要听就好。

“昨天收到了他的来信,向我求婚,父亲也同意我嫁过去!英国是个不错的国家,自由、开放,也许,我去了会比在这要合适吧。”

咏榛生在一个新旧交叠的时代。

咏榛不知道取这样一个名字,是父母爱急了那种矮小的丛生植物,还是希望她可以平衡这世间的所见所闻,用理智取和解感情。

左右十六岁的咏榛不用去想这些有的没有,乖乖的跟在父亲旁边,去了解这个时间到底有多么的不可思议。

之前,这样的洋餐厅也来过几次。从装饰到美食,从服务到礼仪,无一不是熟练在心,总之,是没有什么好紧张的。

可这一次,面对着那个人,她却有些坐立不安。

一身得体的西装衬得人清俊挺拔,面容瘦削但是精神奕奕,尤其是那笔挺的鼻子,衬得双目多情,丹唇外朗。

和父亲外出,见的最多的就是男人。或是大腹便便,或是油头粉面,好不容易见着个文质彬彬的,酒过三巡便露了本性,大喊大叫,没有一丁点儿形象可言。

而对面的这个男人,含蓄沉稳。红宝石般的葡萄酒只倒了个杯底,右手擎起,轻轻的晃上一圈,泯上一口:”顺滑清爽,有股荔枝的余味,咏榛小姐也尝一尝?“

语气温柔,声音低沉,让人不觉沉醉其中。

一直以来,咏榛的理想是嫁个父亲这样的人:开名、幽默、有风度,爱自己的妻子和女儿。虽然母亲只生了自己,但是父亲却一直没有纳妾,对母亲依旧温柔,把自己也捧在手心,甚至不顾家人的反对把自己送进了洋学堂。给了母亲最有承担的爱,给了自己通明的教育,给了这个家庭所有的责任。

若说还有哪点不满,可能就是父亲的眼中少了几分纯粹,多了几分商人的算计。那几分偶尔流露出来的算计,让自己有着一种被利用的错觉。虽然咏榛把这种错觉归结为青春期的叛逆,但终究是有些不舒服。

而眼前父亲这个生意伙伴,眼神却是真诚明朗,像是一颗通透的水晶,一望到底,也一望着迷。

第一次见面,在父亲的生意场上,咏榛记住了他的名字——珺旻;

第二次见面,在朋友的舞会上,咏榛学到一个名词——相思成疾;

纯如十八岁的生日,是一个西式派对。

四五十号人中,咏榛一眼就看见了珺旻。相较于生意场,舞会上的珺旻更是光芒四射,加让人移不开眼。一向大胆的咏榛竟然只敢拿着杯子躲在窗帘之后偷窥,没有上前的勇气,低下头狠狠的鄙视了自己一番。

再抬头,珺旻竟站在自己的身前:“听说最会跳舞的咏榛小姐今天会来,但是我却一直没见芳踪,还是托了寿星的福才在这里找到你。咏榛小姐,可以请你跳支舞么?”

伸出来的手白皙修长,指甲修的圆润平整,寻不见一点瑕疵。

咏榛握了握自己的手,手指上因为弹琴而磨出的茧子还没有消退,有点懊悔为什么以前没有在弹琴之后好好的保养。

前进,后退,旋转……一晚上,咏榛都在各种各样的舞步里懵懵懂懂、明明白白,这样的夜晚可真好!咏榛心里叹息。

“我们的咏榛小姐这是春心萌动了?”在纯如的打趣中,咏榛觉得脸烫的快要烧起来。

大部分的巧合,都是刻意的安排。

之后的日子里,总是在各种各样的场合遇见珺旻。朋友宴会,春日里的踏青,夏日里的赏荷,秋日里的泛舟……

若说生日宴上还是春心萌动,在各种“巧合”后,就是情根深种了。

终于,在一次舞会上,珺旻演奏了一曲音乐,说是送给在场最可爱的小姐!

咏榛内心有一万种情绪滚过,脸上却极力掩饰着激动与紧张。回去的路上,珺旻把手中的单簧管放在咏榛的怀里“最可爱的小姐,你能替我保管一下么?”

没有告白的告白,随着一根单簧管跌进了咏榛的心里,奏响一段绮丽的爱情故事。

1

END

1

大家都在看:
他是醴陵的“现在火了”醴陵好多粉丝都想要他的微信……
长治家在农村的发财了!中央1号文件刚公布!
注意:2018年,国家将严打农村3类人,农民终于可以“出口气”了
章子怡晒一家四口合照,醒醒真是越长越可爱了?
这个领舞妹子跳的咋样?
罗志祥女友晒素颜照颜值依旧爆表,可她整容前的照片却引起网友热议
裁判帮忙都赢不了,火箭输掉巅峰之战,哈登加入空砍俱乐部!
她16岁就和六小龄童搭档,41岁凭借两部戏走红,胡歌亲切喊她大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