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情感生活

无权处分合同效力争议

时间:2018-03-19 19:06 编辑:小松谈法 类型:情感生活 阅读量:297

昨晚小编在微信群发了几道民法题。其中有一道关于无权处分的试题。

甲把一台相机(价值3万)借给乙,乙缺钱将相机以1万卖给了丙。针对这个问题,有好几个网友就这个问题问小编,合同效力是否需要原权利人追认才能生效?见到好几个网友问这个问题,所以 小编打算就此问题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

这个问题相关的法条及司法解释有差异。

《合同法》第51条

无权处分的人处分他人财产,经权利人追认或者无处分权的人订立合同后取得处分权的,该合同有效。

《合同法》司法解释二

第十五条 出卖人就同一标的物订立多重买卖合同,合同均不具有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的无效情形,买受人因不能按照合同约定取得标的物所有权,请求追究出卖人违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首先对《合同法》第51条解析:

小编查阅了《合同法》注释本:对于无权处分合同,原则上是无效的,除非经过原权利人追认或无权处分人取得了处分权,合同才生效。

崔建远教授的合同法总论里面:有专门提到这个问题的争议,可以说,争议是五花八门,有的学者是认为:如果没有原权利人追认或取得处分权,是无效的;有的认为未追认或取得处分权,是效力待定;有的是反对认为,合同应该是有效。有的是认为:这里的合同应该是指的物权合同,而不是债权合同,无效或效力待定是指的物权合同,并非债权合同,债权合同应该是有效的。

正如 崔建远教授所言:从整个合同法的体系来说,并不区分债权合同或物权合同,因此 这里指的就是债权合同。

直白说:这个法条代表无权处分合同原则是无效或者效力待定,指的就是债权合同。

司法解释却提出不同的见解:

第十六条 出卖人就同一标的物订立多重买卖合同,合同均不具有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的无效情形,买受人因不能按照合同约定取得标的物所有权,请求追究出卖人违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按照该解释:存在这样的情况,甲先把房子卖给A,办理登记,又把房子卖给B,由于房子已经登记过户给A,此时A已经取得房屋所有权,甲再把房子卖给B。已经构成了无权处分,而请求追究违约责任,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潜在意思就是说,这种情况,合同是有效的。

因此 司法解释是与合同这个条款是存在不一致的,虽然很多人都极力去解释合同法第51条的合同是指的物权合同,并非债权合同,按照合同法并不区分债权合同与物权合同,也不承认物权行为来看,这种解释是很牵强的,参与立法的崔建远 梁彗星都说这里就是指的债权合同,并非物权合同。

原本是不打算写这个的,但是 有那么几个考友提问,所以这里打算写下自己的看法,目的不是在于提供一个简单的答案,而是根据基本原则 利益权衡 结果合理性进行一个思考,希望对小伙伴培养法学思维有帮助,加深对民法的理解能起到一定引导作用。正如 王泽鉴一味强调我们要探究规范的目的,说的急功近利点,希望对大家法考主观题有所帮助,从长远来说,培养法律思维 探究规范目的,加强自己的法律论证能力,对以后都是有好处的。

一 我们重点分析善意买受人

利益冲突是什么?

无权处分法律关系涉及三方当事人: 原权利人 无权处分人 善意买受人。

过错在于无权处分人,最终赔偿责任都要落在无权处分人身上。

原权利人因为无权处分人而所有权遭到侵害,其应该受到保护。

善意受让人因为以合法买卖形式,对买卖交易的合理信赖,从交易稳定性与安全性,也同样应该给予保护。

毫无疑问:对于原权利人最迫切的愿望就是保持自己的所有权。对于善意买受人其通过买卖最迫切的愿望当然是取得物的所有权。两者都想取的物的所有权,但物终究只有一个,因此 物只能归一方,没有取得所有权的一方只有找无权处分人赔偿。

但找无权处分人赔偿还可能承担一个风险,那就是可能面临无权处分人破产无力赔偿的风险。

因此 只有取得所有权的一方才是最符合其利益,最保险的,未取得所有权的一方只能向无权处分人索赔,却可能遭遇无力赔偿的风险。

法律必须谨慎确定所有权到底是归于原所有人还是善意买受人?这本身就蕴含了利益权衡的结果。

善意取得保护善意买受人的利益衡量

正如上面所分析,所有权到底归原所有人,还是归善意买受人。法律需要利益权衡。

若所有权归原所有人,那买受人只能找无权处分人索赔(如索要其支付的价款),这里显然是将既得个人权利的保护重于交易稳定性保护。

若所有权归善意买受人,同理 原权利人找无权处分人赔偿。这里显然是将交易稳定性保护重于既得个人权利的保护。

一边是 个人权利保护(原权利人侵权保护) 一边是交易安全保护(善意买受人对交易合理信赖或合理预期)

如何来衡量?这里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只能说依据社会实际情况。

如果是 自给自足贸易不发达的时代,完全可能将保护个人既得权利看的更重。

如果是社会贸易发达,则会认为社会贸易稳定性相比个人权利更重要,则会倾向于保护交易安全性(稳定性),对交易合理信赖(合理预期)加以保护。

显然 在我们这个时代,经济高速发展,社会贸易频繁。物权法的公示原则与公信原则都服务于贸易便捷化,以利于经济发展。

由此 物权法规定了善意取得制度,无权处分情况下,善意买受人可以取得所有权。这就是更看重交易稳定性。

所以 所有权到底归原所有人还是归善意买受人,背后涉及一个利益权衡。个人权利保护重要?还是交易稳定性(交易合理信赖 合理预期)更重要?

法律本质在于权衡利益,牺牲小的利益保护更大的利益。大家学习法律的时候,要学会思考背后的利益衡量,既然是利益冲突,不可能满足所有人的利益,只能是权衡轻重,牺牲小的保护大的。

关于合同效力分析

针对善意受让人,上面对背后利益权衡,物权法的公示 公信 善意取得制度最终表明利益权衡结果:交易安全重于个人权利保护。

现在需要分析下合同法51条合同效力问题:

依照民法意思自治原则:个人拥有自我决定个人事务的权利,在合同领域最体现意思自由,合同原本只要是当事人协商一致,就能生效(自然不违背相关效力要件)。

但是 在合同法第51条,按照此规定:无权处分人与善意受让人的合同不能直接生效,原权利人可以主宰合同的效力。由此 无权处分人与善意受让人的意思自由遭到了限制(原本是他们协商一致就可以生效,无需借助他人追认),这个法条实质就是倾向于保护原权利人。

大家一定要有这样的思维:按照民法平等 公平的原则。如果一个法条倾向于保护某方,一定是该方在法律关系中处于某种弱势地位或应有的权利可能遭到某种限制或剥夺,法律才需要加以倾向保护,以求重新回归平等公平状态。

既然 赋予了原权利人能干预无权处分人与善意受让人的意思自由,就必须要有充分的理由说明其正当性 合理性。

第一点:这个法律关系中,对于原权利人来说,无非就是无权处分人违背原权利人的意志,私自卖掉其所有权,侵害了其所有权。由于无权处分人本身侵权在先,导致原权利人面临丧失所有权的风险,原权利人要是对无权处分人的意思自由加以干预,这是可以理解的。

但对于善意受让人来说:其以合法买卖形式,信赖合法贸易,其没有任何过错。物权公示原则(在于免除买受人调查真实的权利事实,自然不要求其调查东西到底是不是无权处分人的),其完全没有任何过错。自然 原权利人是没有任何理由干预善意受让人的合同意思自由的。

第二点:从风险把控支配角度来说:原权利人对自己的所有物具有支配操控管辖等能力,其是否借给乙是具有自我决定权的,换言之 其对乙不诚信私自处分其财物的风险也是依赖于原权利人自己决定,自然 其相对于仅仅是善意买受人而言,其更有能力避免这种被无权处分的风险,而作为善意买受人根本不可能控制这种风险。从这个角度 也是没有理由干预善意受让人合同意思自由的权利。

所以:原权利人是没有正当理由干预善意受让人的合同意思自由的。如果赋予原权利人干预无权处分人的合同意思自由,也就等于干预善意受让人的合同意思自由(因为 合同效力仍取决于原权利人)。

第三 既然物权法都承认了所有权归于善意受让人,对于原权利人来说,所有权都归于善意受让人了。他不追认,合同即使无效,他也要不回所有权。同时 其可以向无权处分人索赔,合同有效无效根本就没关系。

直白说:物权法既然规定了善意受让人取得所有权,而善意取得要件并不看合同效力。合同效力既不影响原权利人所有权得失,也不影响原权利人对无权处分人索赔。因此 合同效力如何对于原权利人来说:根本没有任何作用。法条赋予其干预合同效力就没有任何意义?相反 安全无过错的善意受让人却还被原权利人干预合同意思自由,明显是不当的。

第四 如果合同效力需要取决于原权利人,与保障交易安全的善意取得制度本身也存在一定矛盾。

既然物权法把所有权都赋予善意受让人了,以保障交易安全。如果又把合同效力的问题交给原权利人来主宰,如果无权处分人卖的物有所质量瑕疵等违约,一个合同效力却操控于原权利人,善意受让人又如何依据合同维护自己在这个交易中的利益?

小结下:

针对善意受让人来说,合同应该是有效,而不应该把合同效力归于原权利人是否追认。

最直白的理由就是:

1 善意受让人无任何过错,其合同意思自由不应当受原权利人干扰。

2 对于原权利人来说:要么 所有权归他(她) 要么 他只能找无权处分人赔偿(所有权归善意受让人)。而合同的效力无论对哪一个都没影响。(善意取得不看合同效力;向无权处分人索赔与合同效力也无关)。因此 合同效力对其没有任何实质意义,让其干预合同效力也是没有意义的。

3 让原权利人干预合同效力,使得善意受让人可能没有办法依据合同追究违约责任。

如:善意受让人并没有满足善意取得条件(比如还未完成交付),所有权最后归原权利人,但合同受制于原权利人,原权利人不追认,善意受让人却不能基于合同要求无权处分人承担违约责任,这明显不合理。

对此 崔建远《合同法总论》中,有学者也提出这点异议。而崔建远回应说:虽然不能按照合同承担违约责任,但是可以要求赔偿。

个人对这个回应看法:赔偿也可能要求与违约责任同等的利益,甚至更多的利益。不能单纯的以经济价值等同,而将侵权责任 不当得利责任 合同违约责任等同视之。因为 侵权 不当得利是法定后果,而违约责任则是意思自治体现,民法以意思自治为原则,自然按违约责任才更能体现民法私法自治的理念。

又如:如果合同效力要由原权利人主宰,若原权利人与无权处分人共谋勾结,一起扮演虚假的无权处分,利用合同让善意受让人可能提前交付价款,而不交付物,善意受让人既无法主张善意取得(物未交付不满足善意取得),又无法以合同主张违约责任(与无权处分人同伙的原权利人故意不追认),在现实中,是往往难以证明其存在勾结的证据。显然 又只能借助不当得利索偿,与其内心交易的合理预期不符合,同样 有损交易安定性。

上面主要是针对善意受让人的无权处分合同效力问题发表个人浅见。个人是认为《合同法》第51条 将无权处分合同的效力让原权利人来主宰,是对善意受让人极为不公平的。

如果是非善意受让人:由于非善意受让人,本身也不值得保护。其不符合善意取得的条件,所有权归于原权利人。作为其原权利人来说,所有权回归才是其最大的利益保护。换言之 这种场合下,原权利人因为不会丧失所有权,不会存在损失。但其是否需要对合同进行干预,这个或许值得商榷。因为善意受让人是明知无权处分还购买,有双方恶意通谋损害第三人利益之嫌,或许这个角度可能为无效或效力待定。但若从结果来考虑,由于非善意受让人不可能取得所有权(无权处分又不符合善意取得),原权利人不会存在损失,但双方明知自己承担的各种风险依然认可合同内容,双方都同意无权处分冒险,况且最终结果也不会损坏原权利人的利益(所有权并不会丧失),或许认定其为有效也未尝不可。

所以 个人更赞同司法解释的观点。无权处分合同效力不应该由原权利人来追认,应为有效。如果你要问我法考到底如何选择:对于这种争议很大的问题,或许不会出客观题。当然 这个问题 作为司考培训结构的老师他们能告诉按那种观点作答更好。

大家都在看:
当苹果设备乱入世界名画
过小年啦 这些民俗你还记得吗?
韩娱资讯 宋仲基 秀智 IU 闵孝琳 梁耀燮 郑秀晶 防弹RM 尼坤 林允儿 孔刘
关键词:赵又廷、南极
黄子韬:杨幂你打我吧,怎么出气怎么打 杨幂:你不配
影坛独一无二的6大演员,周润发第三,梁朝伟第四
关晓彤情商真高!一个举动把跑男团全搞定,怪不得鹿晗爱上她
张杰爸爸当门卫,王俊凯妈妈的工作让人想不到,而他花12年替父还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