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健康要闻

变态跟踪狂想把美女抓回去收藏,制服小混混称霸都市

时间:2018-06-10 23:28 编辑:岐黄达人说 类型:健康要闻 阅读量:251

秋意森寒,夜色如墨,大雨在电闪雷鸣中倾盆而下,路上行人渐稀,只有昏黄的灯光照在被不断洗刷的路面。

“师傅,快点跟上前面那辆红色的保时捷,我给你双份的价钱。”安小柠双眼锁定前方,不停的催促着。

“好嘞,坐稳了。”司机加快油门,距离前面的名车越来越近。

最终跟着车停到了滨江大道的超市门口。

安小柠将钱立即掏给司机,然后说,“师傅,能不能让我坐在你车上几分钟?”

“行,姑娘,前面那辆车里是你什么人啊?”

“我老公。”安小柠绷着脸直言不讳,“他带的是我表妹。”

司机闻言,下意识的便想到了什么,坐在那里目视着前方,打心眼里同情身旁的安小柠。

雨越下越大,约莫过了十几分钟,前面不远的保时捷一摇一晃了起来。

安小柠紧咬着牙关,低头从包里翻出备用车钥匙,斜挎着包毅然的下了车。

司机师傅并没有离开,而是想看看她会怎样做。

只见安小柠快速的走到了保时捷车前,用备用钥匙将车门给打开了,车里的女人尖叫一声之后便被她拽着头发光着身子给拖了下来,紧接着,男人也光着身子被她踹出了车门外。

让司机傻眼的是,安小柠开着车直接走了,丢下一对偷/情的男女赤身果体捂着最重要的部位站在超市门口,冻得瑟瑟发抖。

车里弥留着丈夫和表妹爱的讯息,安小柠握着方向盘,双手颤抖,情绪也在一点一点的失控。

最后,她刹住车,趴在方向盘上失声痛哭,从小被家人送山上修行,师父去世重返家里,却强迫嫁给了身世显赫的石少川,结婚当天,石少川便毫不遮掩对她的讨厌,声称让她做活寡妇,一辈子不会碰她一根手指头。

结婚到现在,两年了,他还真的从未碰过她,甚至很少跟她说话,宁愿染指别的女人,也不愿意跟她睡在一张床上。

以前他找别的女人,安小柠都做睁眼瞎,但没想到,他连自己的表妹也下手……

哭了足足有半个钟头,这才收拾好情绪回家。

“少奶奶,老夫人和太太现在正在发脾气,你小心点。”

“我知道了,谢谢林伯。”安小柠脚步更加飞快了,一口气走到了客厅门口。

刚跨进一只脚,冰冷的瓷杯便准确无误的砸在了她的前额,有鲜红的血流出,顺着额头往下淌,石老夫人凌厉的眼神如一把刀子盯着她,“安小柠,你真是好大的胆子,敢将少川光着身子扔到滨江大道,如果上了新闻,我拿你是问!”

“上新闻又如何?是我让他跟我表妹苟合的吗?”

“你表妹还不是你让她住在这里的?你这会儿反过来责怪少川了,罪魁祸首就是你,你要是不将那小狐狸精住在这里,能发生这事儿吗?!”石老夫人怒拍桌子,“结婚两年了,孩子都怀不上,就算是只鸡,也下蛋了!”

安小柠低低的笑了出来,“我现在还是处女之身,奶奶,你说,我一个人该如何怀孩子?”

“什么!”石老夫人惊呼,自己的儿媳面面相觑,随后说,“这可就不怪少川了,你表妹他都愿意碰,却不愿意碰你,说明你太差劲没有魅力。”

“你的意思是,横竖都是我的不对,那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石少川从楼上下来,脸色十分难看的将离婚协议书放在桌子上,“将字签了,立马给我滚出这个家。”

石母出来劝道,“少川,你爷爷活着的时候明令禁止你们离婚,你要遵守。”

石少川不看自己的母亲,反而看向自己的奶奶,“今天你和我妈要不同意我跟她离婚,以后,这个家我再也不踏进半步,结婚的时候我就清楚的告诉你们了,我不喜欢她,我讨厌她,我哪怕跟猪跟狗结婚,我都不想娶她,爷爷非要逼我这么做,现在你们都满意了?”

石老夫人定晴的看着他,“你真的想好了?”

“我早就想好了。”

“那就离吧,你爷爷现在不在了,即便他地下有知非常生气,有奶奶替你挡着。”

石少川的脸上浮现一抹笑容,还未开口让安小柠签字,协议书上的名字便已经签好了。

“算你识相。”他冷哼一声,也签下自己的名字,然后递给她一份,“明天八点民政局见,现在可以净身出户滚走了。”

安小柠蓦然笑了,“是,多谢石少还我自由之身,我这就去收拾行李,马不停蹄,刻不容缓的滚。”

她没管已经干枯在额头脸上的血迹,也没管众人眼中的诧异,直接回到卧室,利索的将属于自己的衣物收拾干净,提着行李箱下楼,没再看石家人一眼,便淋着大雨出了大门。

——

不知道此时能去哪里,家里早就容不下她,又没什么钱的她,只会通灵算命,所以现在她只能利用自己最擅长的手段让自己好好的活下去。

站在一户大门下暂时避雨,手机网页搜了S国最年轻的集团企业家,最后锁定了靳倾言,所有家人所有信息被她看了一遍,当目光落在他母亲的百科时,安小柠将手机揣进裤袋里,快速的朝别墅区移动。

双脚站定在一扇门前,准备伸出手按门铃的时候,一道刺眼的灯光从旁边射来,白色宾利飞驰在雨中停靠在她的身后。

安小柠转过身,双眼在雨水中艰难迷蒙的看向主驾驶的男人。

车门打开,一双锃亮的皮鞋落脚,靳倾言手持一把黑色雨伞缓缓走向她面前,伞落在她的头顶,低沉的嗓音磁性动听,“女孩子要爱惜自己,怎能站在门外淋着大雨。”

安小柠望着他的容颜,心微微一动,“可否请我进去坐坐?”

一汪深潭的眸子带着意味不明的笑意询问,“就不怕进去出不来?”

安小柠挽唇,“进了这扇门,我就没想再出来。”

……………

进了大门,安小柠才知道,这栋别墅比自己想象的要大得多,昏黄的灯光之下,她目光所到之处都是没有边界的。

她浑身好冷,直接去洗了热水澡,在陌生人的家里,穿他的白衬衫黑西裤,不伦不类的捧着他煮的姜茶坐在沙发上与他对视。

“如果是别人,我想,不会让我进来。”

“我不是别人。”靳倾言晃了晃手中的红酒,温润出声,“安小柠,如果在回来的十字路口大荧幕,没有看见你将丈夫和小三赤着身子留在车外的壮举,也许我跟你口中的别人一样,不会让你进来,恭喜你,出名了。”

安小柠一怔,嘴唇动了动,“靳公子,我之所以来你门前,是想跟你谈一笔生意。”

“哦?”他挑眉,将高脚杯放在桌面上,掏出手帕擦擦嘴,不动声色的问,“你想谈什么生意呢?”

“你母亲现在右小腿是不是总是疼,看很多医生都不见好?”

“的确。”

“我有办法让她不疼,而且,以后永远不会疼。”安小柠看着他,“如果你相信我,我会让你见证效果。”

靳倾言瞳孔一紧,母亲右小腿疼痛的事情,只有自己家人知道,因为母亲心高气傲,自尊心强,嘱咐家人不能说出去,目前秘密接受治疗一段时间,但治疗效果总是不尽人意,她是怎么知道的?

“如果你不信,现在给我准备一套女装,我随你去你母亲那里。”她的口气不像有假,靳倾言问,“你想要什么?”

“钱。”她直言不讳,“我想要钱。”

如此直白,没有半点扭捏,坦然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多少?”

“我不贪心,不多,十万就行。”

靳倾言不知自己是不是疯了,竟直接给助理打电话,让其这个点送一套女装来。

“如果你说的假话,你可知道后果?”

安小柠将手中的姜茶喝完,笑眯眯的说,“如果我说的是假话,任凭你处置。”

见她如此自信,靳倾言决定试试。

安小柠换上助理送来的女装,跟随他一起回了靳家老宅。

“倾言,这个女人是谁?”

“为我妈看腿的。”靳倾言给自己奶奶解释完,便问,“爸,我妈呢?”

“在卧室里躺着呢。”

靳倾言示意一眼安小柠,一起去了靳母的卧室。

靳父和靳老太太也一起跟随其后。

一推开卧室的门,靳倾言便说,“妈,她说她能治你的腿。”

靳母出了一头冷汗,忍者痛意说,“那么多有经验的专家教授都束手无策,她真的行吗?”

“阿姨。”安小柠直言不讳的说,“你这腿,无论吃多少药吃什么药都不会好的,因为你的腿不是因为有病所以才疼的。”她上前站在床边,“阿姨,如果你相信我,我保准两分钟之后,你的腿再也不会疼。”

靳母不知能不能相信她的话,但也只有点头试试。

安小柠闭上眼,嘴里快速念着咒语,时候将一张黄色红字的符贴在她的小腿上,奇迹出现了,靳母欣喜的坐了起来,看着自己的小腿,“真的不疼了,不疼了,好神奇。”

安小柠莞尔说,“阿姨,你这腿是有脏东西故意附在上面造成的,所以,你吃什么药都不管用的。”

“脏东西?”靳母笑容微敛,“你坐下慢慢说。”

安小柠倒也不见外,真的坐下了。

“你这属于现世报,今年三月份阿姨你开车无意撞倒了一位几岁多的孩子,导致车轮两次碾压孩子的腹部腿部,孩子当场死亡,虽然你赔付了很多钱给那孩子的父母,但是却从未去孩子坟前忏悔祭祀,孩子恼恨你剥夺了他的生命,虽然你不是故意为之,我建议你明天早上你去给孩子坟前烧两身衣服,再烧三十个金元宝,我会为你做场法事,将他送走,你的腿就再也不会疼了。”

闻言,靳母当即激动的说,“是的是的,我三个月开车不小心撞到了一个孩子,只是孩子伤得太重了,没救过来,我给孩子的爸妈很多钱,后来也没当回事,原来是这样,明天我就亲自去赎罪。”

安小柠点点头,“这张符贴上一晚,明早取掉就不会疼了,但如果明天你不按照我说的做,还是要疼的。”

“我听你的。”靳母此时此刻特别相信她的话,“那明早这个符取掉还能用吗?”

“不能了,只有一晚上的作用,明天我给你做一场法事,以后都不会再疼了。”安小柠晚上没吃饭,此时饥肠辘辘,“我饿了,有饭吗?”

“老公,快安排厨房给这位小姐准备饭菜。”

安小柠起身,“谢谢。”

“倾言。”靳母喊住他,等到房间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靳母这才问,“你是在哪儿找的这位小姐啊?”

“不是我找的,是她自己找上门的。”

“自己找上门的?”靳母说,“我这腿疼只有咱们家的人知道,外面的人根本不知道,她不但知道,只用一张符就让我不疼了,简直奇人啊!”

靳倾言扬唇,“谁说不是呢,虽然难以置信,但是的确是真的。”

靳倾言出去的时候,便看见自家奶奶坐在安小柠的对面,笑眯眯的跟她说话。

他从未见过奶奶如此和颜悦色。

如果奶奶对瑞儿也能这般和颜悦色,该有多好。

只可惜,瑞儿在她眼里只是不入流的女人,上不了台面的。

他的眸子悄然融入一缕暗沉。

——

开车回去,他随意问了句,“你跟石少川是自由恋爱结婚的吗?”

“不是。”她沉着回答,“我从小就被爸妈送到山上跟师父修行了,二十岁下山的时候,意外救了一位老人,当时他问我的名字我就说了,谁知没过两天,这位老人亲自来下聘礼,他就是石少川的爷爷,彩礼钱给了很多,我爸妈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就答应了,我从小在山上长大,也没谈过什么男女之爱,觉得结婚也就是那样,觉得石少川各方面也很不错,就结婚了。”

安小柠看向窗外,继续说,“石少川从结婚的时候就莫名的讨厌我,我们从来不睡一张床上,后来他爷爷因为病情恶化很快去世了,我在那个家里更是显得多余,比起这些,难道你不更应该好奇我怎么会在你家门口吗?”

“事实上,我比较好奇的是你现在除了钱之外最想要什么?”

“家,一个温暖的家。”

这个答案,正中靳倾言的下怀,他清冷的眸子望着前方的路,嘴角挂着凉薄的笑意。

回到他的家,她先把话说到前头,“我希望靳公子你先付我一半的钱,另外一半明日做完法事再给。”

他松了松领带,将外套脱了,却说,“着什么急,钱我会给你的,但是在这之前我先洗个澡。”

踩着拖鞋径自上了楼。

她只好在客厅等着,但是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甚至已经到了三十分,他还没有下楼的动静。

安小柠只好去楼上找他。

谁知刚一推开他卧室的房门,只见他正背对着她系浴袍上的带子。

安小柠一怔,靳倾言转过身薄唇轻启,“着急了?”

她看着他的脸,心跳莫名加速,仿佛已不是自己,她支支吾吾的说,“我看……你一直不下去,所以就上来看看……”

靳倾言的声音温润如玉,“是不是我若在洗澡,你也直接冲进来,不用敲门?”

他这是在说自己没礼貌吗?

听他这么一说,安小柠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不会,你多想了。”

“过来。”他坐在沙发上,露出小麦色的肌肤,倒了两高脚杯酒。

安小柠坐在他对面,一张支票递给了她,“这是十万元支票。”

“你就不怕我给你母亲只治好了一两天?”

“那你以为你能跑到哪儿我抓不回来?”他将一支高脚杯推给她,“尝尝,你没喝过的味道。”

安小柠端起,小口品尝了一下,发现这蓝色的酒水味道的确独特,“这是什么酒?”

“我亲自调的,我给它取名叫Dreamyanghe。”

“什么意思?”

“梦幻洋河。”

她平时喜欢喝点小酒,但从不贪杯,但这酒让她禁不住喝了一口又喝一口,一杯下去,又来一杯。

连喝了三杯,靳倾言在她继续倒的时候,出手拦住了她,“你已经喝多了,这个酒后劲大,等一下你就晕了,不宜多喝。”

安小柠舔了舔嘴唇,“靳公子,我没觉得度数大,蛮好喝的,再让我喝一杯,就一杯。”

靳倾言只得允许,在她倒了最后这一杯后,他便将酒瓶收了起来。

“我都说最后一杯了,你还将酒瓶收起来,至于么,小气鬼。”口气中已经带着醉态。

“小气?”他说,“我让你喝了四杯,还不知足,你知道这一杯值多少钱吗?”

“三五百还……是一两千?”

“两万,你喝掉了我八万的酒,你还说我小气?”

安小柠嘿嘿一笑,摇晃着身子站起来,打了个嗝,出了沙发口,“这后劲的确好大,我觉得天旋地转。”

靳倾言以为她是出门了,谁知她朝着他的床走去,他来不及阻止,只见安小柠像只蛤蟆一样的趴在了床上,拖鞋被她甩了出去。

“你给我起来,去客房睡。”他伸手拉她,原本趴着安小柠被翻过了身子,仰着脸紧闭着眼睛嘟囔,“我就睡一会儿,就一会儿。”

靳倾言真是十分的后悔,后悔让她喝酒,谁知道这还是个酒鬼!

真是看不出来啊。

他坐在沙发上等了足足半个钟头,仍然不见她醒来,只得采取强硬措施。

打横准备将她抱到客房,谁知道刚抱起,她两只手便紧抓着他的浴袍,直接给扯到了腰间,还有继续往下掉的趋势。

靳倾言将其放下,准备重新整一下浴袍,这边安小柠胃里一阵翻涌,哇的一声,毫不客气的吐在他身上。

污秽的味道传来,他捂着嘴快速跑去洗手间。

吐完后的安小柠继续仰着脖子睡去了,留下令人作呕的烂摊子等着靳倾言处理。

——

清晨,天色大亮,安小柠从睡梦中醒来,刚睁开眼,她便吓着了。

自己浑身无一物的躺在他的大床上,而他不见踪影。

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

洗手间突然传来一阵哗啦哗啦的水声,安小柠赶紧用薄被盖住自己的身子,靳倾言脸色难看的从洗手间洗漱出来,看她坐在床上那般姿态,便说,“傻愣着干什么,穿上衣服我们去老宅。”

“我……我怎么睡在你床上?”

“问你自己。”他不再多说,直接出了门。

她扯着被子跳下床,将不远处的衣服从地板上捡起来,刚穿上,眸子被白色床单的几滴鲜红的血迹怔住了。

一个可怕的事实跳进了她的脑子里。

昨晚,他们……

难道他们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做了不该做的事?

安小柠火速穿上衣服,将床单上的血迹用手机拍下,拿着桌子上的支票脚步飞快的下了楼。

从依旧湿漉漉的行李箱里拿出一个袋子,袋子里装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她没忘,今早要办离婚手续。

“你昨晚对我做了什么?”

靳倾言一脸看着白痴的表情说,“你不记得了?”

“当然。”

“那最好了。”他的轻描淡写让安小柠抓狂,什么叫做当然?

“昨晚我们是不是……做了很不愉快的事情?”

“对你来说很愉快,对我来说,很不愉快。”他换鞋,“赶紧的,去那边吃早餐。”

妈蛋!

安小柠心中咆哮,他……竟然还说不愉快!

她就这么索然无趣?

真是令人愤慨!

她换上鞋,然后阴阳怪气的说,“反正昨晚我什么也不知道,也没什么感觉,如果不是看到床上的血迹,真的是难以置信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靳倾言一怔,这才反应过来她话里隐含的意思,也不揭穿,只是说,“你若想清醒的时候再继续证明一下,今晚就可以,我可以奉陪到底。”

大家都在看:
粉丝崩溃!网疯传彭于晏认爱照 真相其实是这样
孙俪大过年晒剧组照,翻跟头耍宝惊艳所有人,娘娘凌空一翻简直美炸了
罗田这家高逼格的传媒公司开业当天现场火爆
古剧中戴额饰的古装美女,刘涛最美你赞同吗?
无尾熊CP合体走红毯,叮咚!您的今日狗粮已送上
史上最贱之人产生《溏心风暴3》中她让观众恨的牙痒痒
网友想象力太丰富!林志玲言承旭巴厘岛结婚是误传
6位美女把线圈当发饰,王艳扮相第一,林湘萍和舒畅谁更胜一筹?

  • ()